首页 > 药物减肥 > 减肥药 >为了证明减肥药有效,美容店老板娘亲自试吃,还做了对比图……

为了证明减肥药有效,美容店老板娘亲自试吃,还做了对比图……

发布日期:2022/06/20来源:有信钱包瘦身减肥网

今年1月28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一间不算新的农村平房内,4岁的小乐在给她的新朋友——芭比娃娃换衣服。小乐身着紫色的棉袄,脑袋顶着4根小辫子,虽然衣服没有娃娃精致,但发型却比她要复杂得多。


小乐头顶的4根小辫子是程勇的老伴叶倩给扎的。不久前,程勇受村委会的委托,把小乐接来与他们同住。来到“新家”后,小乐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被笼罩在毒品的阴影之下


自打一出生,小乐就辗转在不同的“家”中,有时是村里的好心人帮忙带一带,有时是在她父亲的兄弟朋友家里,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曾经住过多少人家里。


村干部张双全告诉记者:“小乐父母对这个小孩没有多少亲情,都是委托其他人在照顾。”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小乐的父母都沾染上了毒品,父亲张途甚至还走上了贩毒道路。小乐的母亲王晓也吸食毒品,甚至在怀着小乐的时候也没断。


张双全说不清小乐的父母究竟被强制戒毒或者因贩毒被判刑了多少次,只模糊地记得,“进去过好几次西安疫情最新消息,3次肯定是有的”。


2020年3月,在张途强制戒毒期间,王晓在家吸毒导致心力衰竭,被送往医院。那是张双全第一次见到小乐,她怯生生地站在王晓旁边,头发乱糟糟的,吃住都在医院,“跟个流浪儿一样如何打击养老诈骗,脏兮兮的,也不肯跟人说话”。


2020年7月,张途强制戒毒期满。因为张途在村里的那处老房子实在是破损严重得无法居住,他只能带着王晓和小乐两人蜗居在一个新建小区的楼梯间里。


2021年4月,王晓因吸食毒品成瘾被强制戒毒3年,小乐则被张途委托给他的兄弟朋友帮忙照顾。就这样,小乐“居无定所、轮流借宿”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22年1月。


小乐成了“事实孤儿”


今年1月12日,张途因涉嫌贩卖毒品被警方刑事拘留。9天后,新洲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贩卖毒品罪对张途批准逮捕。


2022年1月,张途被警方刑事拘留,小乐也随之被其发现。根据2019年民政部、司法部等12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小乐符合“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认定标准。随后,警方将此线索移交给了新洲区检察院“阳光成长”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的检察官郭睿。


郭睿告诉记者,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又叫“事实孤儿”,是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指的是父母双方均符合重残、重病、服刑在押、强制隔离戒毒、被执行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失联情形之一的儿童;或父母一方死亡或失踪,另一方有上述情形的儿童。


“孩子的父母犯了错,但孩子是无辜的,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帮助她。”郭睿说。


1月25日,经核实,新洲区民政局确认小乐符合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条件,便加速为小乐办理了相关申报、审批手续,并从2月份开始,每月给小乐发放1740元生活补贴,直至小乐父母其中一方回来。村委会的几个村干部还分摊垫付了小乐读幼儿园的学费,而她也被委托给村干部张双全的亲戚程勇临时照料。


张双全知道钱对这个家庭的重要性,“等张途出狱了,他短时间内可能会很难找到工作,于是每月我只将其中的1400元交给程勇,留下的几百元攒一攒,给小乐提早做打算”。


张双全告诉记者,将小乐交给程勇照顾算是村委会的无奈之举。小乐的外公外婆都在湖南,无法将她接走或者过来照顾她。小乐在村里没有其他的亲戚,村委会也没办法天天盯着一个小孩。大家就这个问题商量来商量去,后来才想到了村里的程勇。


程勇为人热心朴实,是村委会某小组的组长,平常帮着解决一些民事纠纷,在村里口碑一直很好。这次张双全跟程勇一提小乐的事情,他二话不说,立马就答应下来。


“我们当时也是了解到,程勇和叶倩有两个孙子孙女,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而且平日里大多数时候会是叶倩在照顾小乐,因而比较放心。”郭睿说道。


1月28日上午,正值春节前夕,天空飘着雪,郭睿与新洲区未成年人司法社会服务中心的司法社工李钰清一起去程勇家,给小乐送去了新春礼物。礼物是郭睿和李钰清精挑细选的,分别是一套芭比娃娃、一盒画笔和一些小孩爱吃的零食。


郭睿和李钰清的探访让程勇很激动,“没想到孩子的父母做了错事,检察院还能为孩子做这么多好事”。


在郭睿与区民政局联系的同时中国电子商务,办理张途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的检察官也告诉他,大家正在争取一切能争取的救济保障措施,将会给小乐找一个合适的临时照管人,同时每个月给小乐发放补助金。张途听到办案检察官介绍小乐的现状后,认罪认罚,表示希望早点出去照顾女儿。


4月2日,张途贩卖毒品案在武汉市新洲区法院开庭,张途以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她现在皮得很”


今年1月28日,检察官郭睿与司法社工李钰清冒雪来到程勇家看望小乐(左一)。(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自从住进程勇家之后,小乐很少提到她的父母。张双全说:“她变得开朗了一点,跟程勇关系特别好,见到我也会喊我叔叔了。”


程勇的感受则更加直接。他的大儿媳妇之前曾经帮着照顾过小乐一段时间,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小乐,对她的印象是“一个孤僻的脏小孩”。这次到了自己家里,由他和老伴照料,和孙子一起上幼儿园,一起做作业。


“她现在皮得很。”程勇是这么形容小乐的。他说小乐现在常常在家里干“坏事”,碰到不想喝的牛奶,喝一口就把它藏起来,不想吃的零食也是到处藏,“以前她老是怕我们会把她赶出去,现在她知道再怎么皮,我们都不会不理她,所以总是调皮,我俩有时候都拿她没办法。”


程勇其实也想过,孩子父亲出狱后,小乐怎么办。他不想小乐再过回居无定所的日子,所以总说“小乐要是愿意,还在我们家长住”。


但郭睿认为这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她表示:“张途毕竟是小乐的父亲,拥有对小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出狱后应当承担起一个父亲对未成年子女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毕竟我们最希望的还是小乐能够得到完整的父爱母爱,一家人温暖平静地生活在一起。”


作为司法社工,李钰清接触过不少处于困境的儿童,她说:“救助‘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对孩子的保护,最根本的还是解决孩子的生存问题,仅仅靠每个月拿到的补贴肯定是不够的,还是要全方位地介入,比如说孩子的身体状况、学习教育、心理健康等。”


郭睿告诉记者:“我们在办理普通案件时会多留心案件中的困境儿童,为他们提供各方资源,包括法律援助、心理疏导、教育扶助等多项救助措施,推动司法救助与社会保障政策的有效衔接,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此外,郭睿也希望检察机关能拓宽此类线索的来源,帮助更多孩子及其家庭摆脱困境,为他们营造关爱其健康成长的外部环境。(文中小乐、程勇、叶倩、张途、王晓均为化名。本文有删减,更多内容请关注《方圆》5月下期)


(来源:方圆微信 作者:黄莎 胡晓霞)


","content_hash":"1b1f66df

相关文章

减肥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