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青岛代生孩子
版本:v8.6.4
类别: 同性恋可以要生孩子
大小:613210 KB
时间:2021-11-29 22:45:55

青岛代生孩子 游戏介绍


	            

            原标题:[解局]安倍狂言背后,藏着日本蓄谋已久的野心

            12月1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以视频方式出席在台北举行的“影响力论坛”,闹出不小的动静。

            发言中,安倍称日本“无法容许台湾遭武力侵犯”“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也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还声称“我们必须超前部署,防范中国从空中、海上、海底不断进行各种军事挑衅”,威胁中国如采取“军事冒险行动”,无异于走向“经济自杀道路”。

            安倍的狂妄言论立马引发中方强烈抗议。昨晚,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华春莹紧急约见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就安倍发表涉华错误言论提出严正交涉。

            安倍已下台,为啥又跳出来充当反华马前卒?

          外交部就安倍晋三涉华错误言论提出严正交涉。图源:外交部网站外交部就安倍晋三涉华错误言论提出严正交涉。图源:外交部网站

            一

            安倍是日本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去年由于“身体原因”卸任,近期又担任了自民党内最大派阀的会长。在任期间,安倍曾去靖国神社拜鬼,当时日本驻华大使也被中方深夜召见。不过,2020年卸任首相前,安倍貌似没啥挑衅动作,中日关系保持了相对平稳,甚至小幅回暖。

            此次发言中,安倍专门提及自己在任时日本的“军事成果”:因为每年增加防卫预算,如今日本已拥有147架最先进的F-35隐形战斗机,日本还引进及自我研发新型巡航导弹,在与那国岛及宫古岛派驻陆上自卫队,去年与美国举行49次联合军演,等等。安倍还不忘踩中国,称近30年来,中国军费增长42倍,比日本高出4倍。言下之意,日本扩张军力合情合理。

            下台后仍不忘秀政绩,不知日本新首相听后作何感想。有分析认为,这是安倍在彰显自己在党内的存在感,展现权力掌控欲。安倍发言看上去是给“台独”势力撑腰,其实还是借“大陆军事威胁”为日本扩张军备张目,与接连挑动台海话题的美国勾联,提升日本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

            有台湾网友一针见血:“日本就是军国主义复辟,二战侵略他国至今不反省,还恬不知耻说别国要侵略日本。”

            台上有所收敛、在野“放飞自我”,这种做派是不少政客的惯用伎俩。不过,面对安倍这种铁杆右翼、老牌政治家族的话事人,我们更要看到其背后日本深厚的右翼土壤。

            二

            过去数十年间,日本首相虽然换得跟走马灯一样,但整个日本社会日渐右翼化却是大趋势。这固然有经济增长、日美同盟等因素的作用,更与战后日本保守政治垄断政权、保守势力稳中见长密不可分。

            日本战败后,驻日盟军司令部实行间接统治,完全延续了日本原有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统治体制。在盟军司令部的庇护下,与军国主义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保守政治家集团被完整保留。同时,为压制战后的社会主义运动,盟军司令部逐渐解除对军国主义分子的处罚命令、恢复右倾各团体势力、提前释放在押战犯等,这为今后日本新保守主义的产生储备了政客群体。

            冷战期间,日本政坛一度出现“保守”与“革新”相互对立与斗争的局面。例如上世纪60年代,由于公明党成立和日共势力扩大,自民党从未单独获得超过2/3的议席,一直无法修改《日本国宪法》。但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世界范围内兴起“新保守主义”思潮,尤其是90年代初泡沫经济崩溃,日本政坛发生重大变化,以往“保革对立”的格局不复存在,整个日本政坛集体“右转”,新保守主义成为主流意识形态。

            需要指出的是,源于欧美国家的新保守主义思潮更多反映在经济领域,包括私有化、小政府、减税等政策(如里根和撒切尔改革),但在日本,新保守主义突出体现在政治和外交领域,是“意识形态型”的“政治中心主义”,目的是实现日本政治和军事“大国梦”。

            这就是日本政客不断参拜靖国神社,不断试图扩充日本军事实力、修改和平宪法,以及在东海、台海、南海等问题上作出挑衅举动的大背景。只要这种深厚的右翼土壤存在,无论内阁怎么换,日本政府的政策和价值取向就是可预期的,甚至容易滑向危险境地。

            难怪新一届日本内阁上台后,有日媒戏称,新内阁是“长着岸田面孔的安倍内阁”。因为前任内阁的防卫大臣岸信夫留任、前外务大臣茂木敏充任自民党干事长,已充分表明安倍和菅义伟时期的安保和外交政策将得到延续。

          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在首相官邸率阁僚合影。图源:澎湃新闻11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排中)在首相官邸率阁僚合影。图源:澎湃新闻

            三

            日本国内有大量根深蒂固、能量充沛的右翼团体。

            1997年,保守势力团体“守护日本会”和“日本国民会议”合并,成立新的保守主义团体“日本会议”。合并前,“守护日本会”主攻宗教界,“日本国民会议”主攻财界和文化界,合并后的“日本会议”就成为横跨政治、宗教、商业、教育等多领域的庞大右翼团体。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右翼势力念念不忘殖民台湾的历史,致力于发展所谓的“日台关系”。

            “日本会议”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设有总部,在241个市町村下设支部,触角延伸至日本列岛各角落,成员人数为3.8万人。目前,隶属于“超党派的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的两院国会议员已有约290人,占国会议员总数的41%。此外,“制定美丽日本宪法的国民会”“保护皇室传统的国民会”“一起参拜靖国神社的国民会”等右翼团体,也是“日本会议”的亲密伙伴。

            从组织架构看,无论是新成立的岸田内阁还是此前的安倍、菅义伟内阁,“日本会议”的成员占比始终保持在7成左右。岸田本人也是“日本会议”成员,算上他,本届日本内阁的20人中,有15人是这一组织成员。

            “日本会议”等右翼团体长期奉行“只做不说”原则,很少出现在日本媒体上,但他们在推动日本修宪、恢复日本“国格”等问题上尤其活跃,积累了巨大的政治能量。

            这些右翼团体采取“草根群众运动+政治游说”的“上下并行”机制,逐步推动日本社会右倾化。比如钓鱼岛问题及东海大陆架问题的升级,就与日本右翼势力的参与及挑唆以及日本政府对右翼势力的表面上指责、暗地里支持合作有密切关联。

            日本的新保守主义组织结构已形成并日益强化。安倍的涉台言论看似狂妄出格,实际上背后是日本右翼势力不断鼓吹中国威胁,煽动民众不安全感。这些举动怎么看都似曾相识,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文/绫波

            微博博主观点:

          两岸关系
            
            				    
            					
            展开全部收起